黄先生: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QQ (0752)2509367 直线
陈小姐: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QQ (0752)2509105 直线
范小姐: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QQ (0752)2509050 直线
  黄小姐: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QQ (0752)2509010 直线
  刘小姐: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QQ (0752)2509280 直线
  李先生: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QQ (0752)2509210 直线
惠州颐讯微信公众号
惠州颐讯微信公众号
养老管理软件试用
日本应对老龄化的对策及建议

日期:2016-06-21 来源:东方早报

-----------------------------------------------------------------------------------------------------------

4444.jpg

日本将环境和老龄化问题看作是当前和未来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在安倍经济学的第三支箭“成长战略”中,特别将解决老龄化问题作为日本结构调整的重要抓手。老龄化(65岁以上人口)不仅加重了日本财政负担,还严重影响了社会和经济的活力。中国目前也面临同样问题,已进入“未富先老”阶段,在完善社保体制、充实社保基金以及探索养老设施模式上,日本的经验和教训可以成为前车之鉴。

日本老龄化加重社会负担,但老年人就业率高

当前世界各国均呈现老龄化趋势,但日本老龄化的进展速度高于其他国家。自2005年后,日本成为除意大利外老龄化发展速度最快的国家。

日本人口绝对量持续下降,老年人口在大幅增加。2007年是日本人口发展的最高峰值(1亿2778万),预计2050年将减少至9231万人,老龄化率近40%。从总抚养比的变化看,日本1950年为1:12.1,即一个老人由12.1个在职人员负担,而2014年仅为2.3人,预计2060年将减少至1.3人。低死亡率使老龄人口增加,少子化导致年轻人口减少,“一增一减”是日本老龄化加剧的原因。

日本老年人的就业率远高于其他发达国家。20%的老年人仍有劳动收入,其中一半集中在第一产业;60岁以上的老年人家庭储蓄比一般在职者家庭高,占日本金融总资产的60%;日本老年人的家庭收入维持在较高水平,据2014年日本厚生劳动省统计,65岁以上老年人的家庭年人均收入为198万日元,基本与全国家庭人均(204万日元)相当,收入中年金收入占到70%,并且60%的家庭完全依靠年金生活。因此,可以看出日本已建立了高水平全覆盖的年金社保制度。

日本社会保障制度不断完善,但面临社保缺口

日本是全民社保的国家。日本宪法第29条明确规定国家要保障人们的基本生存条件,并在日本经济高速发展时期完成了社保制度体系建设,解决了全社会统筹问题。日本社保制度内容包括社会保险、社会福利、社会救助和公共卫生四部分,社会保险又包括医疗保险、年金制度和护理保险。社会保险支出占全部社会保障给付金的90%,而大部分为年金和医疗保险。

个人承担医疗保险和护理保险的负担轻。日本老人可以利用较低的医疗费用享受高水平的医疗服务和护理服务。如70岁老人的医疗费用负担基本是20%,75岁以上的基本减至10%,同时还规定月支付上限。护理保险制度于2000年出台,40岁以上便可加入,被保者可根据认定的护理等级,选择任意机构服务,可居家护理,也可在养老机构护理,个人负担为10%。

但是,日本也面临社保支出缺口。日本社会保险主要采取现收现付制,代际抚养的缺点是一旦交保人员与领取年金人员结构发生变化,将造成社保费用缺口。日本社保支出随着老龄化加剧不断增加,而社保收入不变,因此,政府财政支出逐年增加,使得日本政府债务占GDP比重高于其他国家。

另外,现有制度设计对在职人员保障不够。过去,日本企业为了确保劳动力,实行终身雇佣、年功序列,社会保障制度也以家庭为前提设计,侧重老后生活保障。随着日本雇用制度多元化,非正规就业人员的增加,导致以企业为主的保障功能降低。与其他国家相比,日本对家庭和年轻人的社保给付较低,在职人员比老年人社保给付低。

日本多措并举应对老龄化

面对以上问题,日本从四方面应对:第一,改善社保收支平衡。通过增加消费税,提高财政收入。2012年通过社会保障以及消费税一体化改革相关法案,决定上调消费税至10%。目前消费税已调整到8%,由于社会和经济压力,安倍政府决定推迟进一步调整消费税措施。

第二,实施老年人雇佣对策。为确保60-70岁以下老人受雇和再就业,日本2013年制定了《继续雇佣制度》。规定:如本人愿意,企业有义务保证老年人就业,政府对雇佣延持至70岁的企业给予补贴;企业有义务废除对招聘年龄的限制,政府对实现老年人再就业企业给予奖励;设立老年人才中心,为老年人提供临时、短期就业机会。

第三,政府推进养老产业。安倍政府提出了“护理人员零离职”和“出生率1.8”的目标。具体措施是:减轻居家养老负担;配置大量特殊养老设施,以及附带保健医疗功能、面向老年人的住宅;培育护理人员并确保其不离职;制定相关制度,做到工作与护理两不误。

第四,民营企业致力于养老产业的发展。日本是老龄产业最发达的国家,目前市场规模已达到50万亿日元。在日常生活领域,有专门生产面向老年人的手机、自行车、饮料以及送餐、百货店等服务。除此之外,老年健康产业也很发达,利用IT技术实现预防,促进健康。为了解决护理人员不足问题,医疗护理用机器人和生活支援型机器人产业成为未来发展的大趋势。

另外,日本大胆探索新的社区养老模式值得中国借鉴。日本版CCRC,即建立老年人健康的、充满活力的社区。建立新的养老社区模式目的在于,推动东京都圈等老龄化严重地区的老年人主动到地方养老,过上高质量生活。CCRC与传统养老设施的区别:一是多功能定位,在健康医疗护理、居住等基本功能基础上,增加了社会参与和代际交流、共创功能。二是建立开放式平台,社区通过与政府、医疗机构、大学、企业、NPO等进行开放式合作,不断完善各种功能。如稻毛养老社区与东京大学老龄问题研究所合作,该所整合了社保、法律、医疗等各方面专家及著名老龄产业的企业人员,为社区提供研究成果和建议。三是体现人本主义,入住对象扩大到健康老人和儿童,提倡互助,创造家庭气氛。四是为老年人提供再就业和参与社会的服务。五是充分利用现有设施,节约成本,如盘活空置的大型物业。

对中国的启示和建议

独生子女政策加快了我国老龄化进展的步伐,但是我国基本的养老环境仍有待改善。如尚未建立起全国社保统筹制度,地区间社保统筹仍存在问题;社保还未做到国际水平的全覆盖,新农村社保水平较低;部分国有企业退休人员社会化管理得不到解决等。而且,养老产业不发达,养护医疗服务水平差。结合中国情况,建议:
第一,尽快建立全国社保统筹制度。完善现有社保体系,将公务员、事业单位、企业的社保以及农村社保逐步实现统一,形成“基本社保+”的体系。对财政状况好的地区,可以实行护理保险制度。

第二,充实全国社保资金。全国已有部分地区出现社保缺口,增加国有企业上缴收益,是解决缺口的一个途径。另外,在国有经济布局调整过程中,可以减持国有股份,用于充实社保资金。还可以通过社保基金的市场化运作,增加一部分稳定收益。

第三,发展养老产业。一是在现有社保研究机构基础上,吸收法律、医疗、养老产业领域专家,建立老龄化研究机构,综合研究我国老龄化对策。二是放松管制,推动社会资本发展养老产业。鼓励利用闲置地产,发展综合功能的养老社区。鼓励民间机构与国外合作,建养老机构及培育护理人才。